Blood:镰状细胞病血管闭塞性危象的预后及生物标志物评估

2020-10-27 星云 MedSci原创

镰状细胞病(SCD)的临床试验通常集中于对疼痛性血管闭塞性危象(vaso-occlusive crises,VOC)的医疗保健实践。SCD患者疼痛性VOC是由镰状红细胞阻塞血管切断了对相应器官组织的血

镰状细胞病(SCD)的临床试验通常集中于对疼痛性血管闭塞性危象(vaso-occlusive crises,VOC)的医疗保健实践。SCD患者疼痛性VOC是由镰状红细胞阻塞血管切断了对相应器官组织的血液供应引发的,可持续几天。疼痛性VOC可采用止痛药治疗缓解,也可能会自行缓解,但也可能会发生严重的并发症,如感染、中风等。

可惜的是,目前尚没有客观的、可量化的疼痛生物标记物存在,疼痛也不是VOCs特有的,加上不同患者的就诊率也不同,VOC患者的预后尚未完全明确。

Pittman等人进行了一项非干预性、纵向、为期6个月的研究,旨在开发可鉴别有无就诊的SCD患者是否发生VOC的工具。

研究设计方案

受试SCD患者佩戴活动记录仪,记录睡眠和活动。SCD患者使用电子患者报告预后(ePRO)工具记录疼痛、用药、疲劳和日常功能。患者在经历VOC疼痛时进行自我报告(VOC日)。每3周收集一次生物标志物(非VOC)。自我报告VOC后会进行血液采集。

患者报告的VOC事件及其持续时间

该项研究招募到了37名SCD患者,其中35人完成了研究。受试者报告了114例VOC事件和346个VOC天数,其中分别62.3%和78.3%的受试者是在家中自我治疗。ePRO和活动记录仪记录了疼痛、功能、疲劳、活动和睡眠等指标;与非VOC日相比,VOC日中的这些指标都发生了显著变化。

VOC时生物标志物的变化

在VOC日收集的生物标志物与非VOC基线值相比显著变化,包括白细胞-血小板聚集、基于微流控的血细胞粘附、白细胞介素-6、C-反应蛋白、白细胞介素-10、肿瘤坏死因子-α和凝血酶-抗凝血酶。

综上所述,该研究表明,在SCD相关临床试验中,采用患者报告的VOC天数作为潜在终点,可准确监测院外疼痛;显示了生物标记物和活动的变化,或可有助于改进VOC的诊断和评估。

原始出处:

Debra Pittman, et al. Evaluation of Longitudinal Pain Study in Sickle Cell Disease (ELIPSIS) by Electronic Patient-Reported Outcomes, Actigraphy, and Biomarkers. Blood. October 16, 2020.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2)
#插入话题
  1. 2020-10-27 Nebula-Qin

    VOC

    0

相关资讯

Circulation:助 2型心肌梗死诊断和预后预测“一臂之力”的生物标志物

随着cTn检测的敏感性越来越高,观察到的2型心肌梗死(T2MI)的发生率有望随之增加。但是,如何诊断、如何进行风险分层,以及如何治疗T2MI患者仍有待确定。本研究旨在使用生物标记物来鉴别T2MI并进行

Circulation:血浆蛋白质组学联合单细胞转录组学“排序”心梗后心衰标志物

心力衰竭(HF)是急性心肌梗死(MI)的最常见的远期并发症。了解与MI后HF相关的血浆蛋白及其基因表达可能会为发现生物标志物和药物靶标确定新的候选对象。

Nat Med:阿维鲁单抗联合阿西替尼与舒尼替尼治疗晚期肾细胞癌:JAVELIN Renal 1013期试验生物标志物分析

在近期发表在nature medicine期刊的一项研究中来自美国纪念斯隆凯特琳癌症中心的研究人员报告了阿维鲁单抗联合阿西替尼治疗先前未经治疗的肾细胞癌患者的Ⅲ期临床研究(JAVELIN Renal

Brit J Cancer:新型尿蛋白生物标志物组可早期诊断胃癌

新型尿蛋白生物标记物是包括早期疾病在内的有前景的GC无创生物标记物。

Cell :液体活检再获突破!全新生物标志物可早期诊断多种癌症

很多研究癌症的科学家希望能够在癌症患者的早期阶段就做出准确的诊断,帮助患者赢得治疗时间。顶尖学术期刊《细胞》近日在线发表了一项有关液体活检的新研究,为癌症早期诊断带来了潜在的全新方法。

Alzheimers Dement :一种生物标志物的发现,可提前预测阿尔茨海默病

阿尔茨海默病(AD)是最常见的痴呆类型,是全球65岁以上老人致残的主要原因。因此,AD迫切需要有效的治疗方法。然而,在认知障碍发作后治疗AD的临床试验面临巨大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