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rculation:助 2型心肌梗死诊断和预后预测“一臂之力”的生物标志物

2020-10-26 星云 MedSci原创

随着cTn检测的敏感性越来越高,观察到的2型心肌梗死(T2MI)的发生率有望随之增加。但是,如何诊断、如何进行风险分层,以及如何治疗T2MI患者仍有待确定。本研究旨在使用生物标记物来鉴别T2MI并进行

随着cTn检测的敏感性越来越高,观察到的2型心肌梗死(T2MI)的发生率有望随之增加。但是,如何诊断、如何进行风险分层,以及如何治疗T2MI患者仍有待确定。本研究旨在使用生物标记物来鉴别T2MI并进行风险分层。

纳入CHOPIN研究招募的因胸痛到急诊科就诊的患者进行回顾性分析。由两位心脏病专家独立的判定1型MI(T1MI)和T2MI。使用受试者工作特征曲线分析几种生物标志物(cTnI、肽素、CT-proET1、MR-proADM和降钙素原)单用和联合使用区分T2MI与T1MI的预后能力。于随访180天使评估上述生物标志物对全因死亡率和主要不良血管事件(急性心梗、不稳定心绞痛、再发心梗、心衰卒中)。

T1MI和T2MI患者六种生物标志物的表达水平

共2071位患者,其中诊断为T1MI和T2MI的患者分别有94例和176例。T1MI患者的起始cTnI水平更高,而T2MI患者的起始MR-proANP、CT-proET1、MR-proADM和降钙素原水平更高。

T1MI和T2MI患者在180天内的预后情况

根据CT-proET1、MR-proADM和MR-proANP诊断T2MI时的曲线下面积均高于cTnI的(0.765、0.750和0.733 vs 0.631)。结合所有的生物标志物,得出的准确性与使用临床变量和cTnI的模型的相似(0.854 vs 0.884, P=0.294)。

生物标志物诊断T2MI的敏感性和特异性

在临床模型中添加生物标志物获得在特征曲线下的最大面积(0.917)。在所有患者中,其他生物标志物(不包括cTnI)与180天的死亡率和主要的不良心血管事件相关,且在T1MI或T2MI的诊断之间没有相互作用。

生物标志物对180天预后的预测

评估反映T2MI发生的病理生理过程的生物标志物可能有助于将其与T1MI区别开来。不论心肌梗死的类型如何,本研究所检测的生物标志物(cTnI除外)都是患者预后的重要预测指标。

原始出处:

Yu Horiuchi, et al. Biomarkers Enhance Discrimination and Prognosis of Type 2 Myocardial Infarction. Circulation. 2020;142:1532–1544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1)
#插入话题
  1. 2020-10-27 Lexi

    不论心肌梗死的类型如何,本研究所检测的生物标志物(cTnI除外)都是患者预后的重要预测指标。

    0

相关资讯

Circulation:血浆蛋白质组学联合单细胞转录组学“排序”心梗后心衰标志物

心力衰竭(HF)是急性心肌梗死(MI)的最常见的远期并发症。了解与MI后HF相关的血浆蛋白及其基因表达可能会为发现生物标志物和药物靶标确定新的候选对象。

JAHA:银屑病对心肌梗死患者死亡率和结局的影响

在所有MI病例中,只有0.3%的患者被诊断为银屑病,而患有银屑病的MI患者比没有银屑病的MI患者中位年龄要小5岁。银屑病似乎可以增加已知心血管危险因素的患病率。

ESC 2020:2型糖尿病患者心肌梗死发病率和死亡率趋势

线上举行的欧洲心脏病学会年会(ESC 2020)LBS专场,重磅推出丹麦研究团队的一项颇具思考性的重要研究,该研究探索了丹麦全国范围内2型糖尿病患者的心梗和死亡风险趋势,研究结果非常引人注目。

Circulation:SWEDEHEART研究:80岁以上心肌梗死患者慎用替格瑞洛

2020年欧洲心脏病学会议上公布的SWEDEHEART真实世界研究对比了阿司匹林联合氯吡格雷或阿司匹林联合替格瑞洛在老年心肌梗死患者中的疗效差异,并同期在线发表于Circulation杂志。

JACC:心肌梗死患者白细胞介素1β水平与过早死亡风险之间的关系

急性心肌梗死患者入院时测量的IL-1β与死亡风险和复发性MACE独立相关。

Circulation:Par4缺失可增加心肌梗死后的心脏破裂风险

心脏破裂是急性心肌梗死(MI)的主要致死并发症。虽然再灌注策略取得了重大进展,但心脏破裂的死亡率仍然很高。研究表明,溶栓治疗可加速心脏破裂,但这一危险因素的相关性仍存在争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