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JM:Tepotinib在NSCLC中的MET Exon 14跳跃突变中的疗效与安全性

2020-06-12 MedSci MedSci原创

在全球范围内,肺癌是最常见的癌症类型,也是癌症死亡的首要原因,每年确诊200万例,死亡170万例。MET信号通路改变(包括MET第14号外显子跳跃突变和MET扩增)已在多种类型癌症中被发现,包括NSC

在全球范围内,肺癌是最常见的癌症类型,也是癌症死亡的首要原因,每年确诊200万例,死亡170万例。MET信号通路改变(包括MET第14号外显子跳跃突变和MET扩增)已在多种类型癌症中被发现,包括NSCLC,这与肿瘤的侵袭行为和不良的临床预后相关。据估计,MET信号通路改变发生在3-5%的NSCLC患者中。
 
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已授予其靶向抗癌药——口服MET抑制剂tepotinib突破性药物资格(BTD),用于治疗接受含铂化疗后病情进展、携带MET基因第14号外显子跳跃突变(MET exon14-skipping)的转移性非小细胞肺癌(NSCLC)患者。去年3月,tepotinib被日本卫生劳动福利部(MHLW)授予了治疗携带MET基因第14号外显子跳跃突变的晚期NSCLC患者的SAKIGAKE资格(创新药物)。

非小细胞肺癌(NSCLC)患者中,剪接位点突变导致致癌驱动因子MET中第14外显子的转录丢失。我们评估了高选择性MET抑制剂tepotinib在该患者人群中的疗效和安全性。

tepotinib是默克内部发现的一种口服MET激酶抑制剂,可强效、高度选择性抑制由MET(基因)改变——包括MET第14号外显子跳跃突变、MET扩增或MET蛋白过表达引起的致癌信号,具有改善携带这些特定MET改变的侵袭性肿瘤患者治疗预后的潜力。除了NSCLC之外,默克也正在积极评估tepotinib联合新疗法治疗其他肿瘤适应症。
tepotinib分子结构式(图片来源:chemicalbook.com)

在这项开放标签的2期研究中,我们对确诊的MET外显子14跳跃突变的晚期或转移性NSCLC患者每天一次给予tepotinib(剂量为500 mg)。主要终点是接受至少9个月随访的患者通过独立数据委员会评估客观反应率(ORR)。还根据在液体活检或组织活检中是否检测到MET外显子14跳跃突变的存在进行分析。

截至2020年1月1日,总共152例患者接受了tepotinib,其中99例患者接受了至少9个月的随访。独立数据委员会评估的ORR为46%(联合活检组的中位应答持续时间为11.1个月。液体活检组的有效率为48%,有活检组为50%。组织活检组60例,两种方法均阳性,研究者评估的缓解率为56%,无论是否接受晚期或转移性疾病的治疗均相似,均为3级或更高的不良事件据报道,有28%的患者被研究者认为与tepotinib治疗相关,包括7%的外周水肿;不良事件导致tepotinib永久性停药的患者为11%。在基线和治疗期间,在67%的患者对应的液体活检样本的患者中观察到游离DNA。

在患有确诊的MET外显子14跳跃突变的晚期NSCLC患者中,使用tepotinib与大约一半患者的部分缓解相关。周围水肿是3级或更高级别的主要毒性作用。

原始出处:

Paul K. Paik, et al. Tepotinib in Non–Small-Cell Lung Cancer with MET Exon 14 Skipping Mutations. NEJM, May 29, 2020 DOI: 10.1056/NEJMoa2004407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MedSci”或“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取得书面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相关资讯

ASCO 2020:泰瑞沙在早中期NSCLC中的疗效将公布

泰瑞沙作为NSCLC辅助疗法在3期临床试验ADAURA中的详细结果

FDA:批准MET抑制剂capmatinib上市用于MET突变NSCLC的治疗

诺华(Novartis)公司宣布,美国FDA批准其MET抑制剂Tabrecta(capmatinib)上市,治疗携带MET基因外显子14跳跃突变的晚期非小细胞肺癌(NSCLC)患者。这些患者的基因突变

METex14相关的NSCLC如何治疗?FDA对MET抑制剂Tabrecta持积极态度

诺华制药公司近日表示,美国FDA加快了对Tabrecta(capmatinib)申请的审批,以治疗转移性非小细胞肺癌(NSCLC)的成年患者,这些患者肿瘤的突变导致MET的14号外显子跳跃(METex

AACR 2020:基于ctDNA的复合型预测模型有效预测EGFR突变阳性晚期NSCLC一线治疗PFS(FLAURA研究)

近年来,多项研究显示,肿瘤内存在多种不同的亚克隆细胞群,即肿瘤异质性。这些瘤内异质性的存在,使得临床实践中单一部位取材的肿瘤标本和基因测序并不能够如实得反映肿瘤内亚克隆的多样性,从而导致无法检测到其中

AACR 2020:波奇替尼治疗NSCLC的EGFR 20ins的II期研究

EGFR突变是非小细胞肺癌中最常见的靶点,不过同样是EGFR突变,为何部分患者靶向治疗的效果更差或者很快耐药。其中一项重要的原因就是EGFR上还存在一些罕见突变,比如20ins、G719x、L861Q

AACR 2020:Capmatinib治疗MET 14突变的NSCLC脑转移疗效

NSCLC是一种常见的肺癌类型,每年影响人数超过200万人,据估计,有3%~4%的NSCLC患者具有MET突变。Capmatinib是目前全球唯一上市的选择性MET抑制剂。